AMD的第N次逆襲:7nm芯片再挑英特爾服務器市場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硅谷

  “這是目前性能最為強勁的 X86 服務器芯片!”AMD CEO 蘇姿豐站在舊金山地標建築藝術宮的舞台上,信心滿滿地正式發布第二代 EPYC(霄龍)數據中心處理器“羅馬”,期待進一步從英特爾佔據絕對主導的服務器芯片市場拿下更多份額。

  新品發布后,AMD 股價連續兩個交易日大幅走高,市值一舉超過 430 億美元。相比幾年前股價還不到 2 美元,市值跌破 20 億美元的窘況,如今的 AMD 股價正處在過去 15 年的最高點。而這神奇的大逆轉就發生在短短的三年時間內。

  進入英特爾後院

  2017 年 6 月,AMD 在德州發布第一代 EPYC 芯片,重新向數據中心處理器市場發起衝擊,也給自己開闢了一個新的營收來源。雖然 AMD 並不曾退出這個市場,但由於產品長期不具競爭力,此前的市場份額已經微乎其微,說是再次進入這一領域也不為過。至此,AMD 不僅橫跨了 CPU 和 GPU 兩大芯片領域,也覆蓋了 PC 處理器和數據中心處理器兩大市場。

  相比陷入衰退多年的 PC 市場,數據中心處理器市場還保持着增長,雲計算大潮的到來也帶來了更多的數據中心需求。投行 RBC Capital 預計,他們追蹤的 19 家全球雲計算公司去年的資本支出高達 930 億美元,同比增長 42%。單是去年第二季度,谷歌微軟亞馬遜和 Facebook 這四大互聯網巨頭就投入了 183 億美元,同比增長 48%。而單是 2018 年,數據中心處理器業務就給英特爾帶來了 230 億美元的營收。

  相比 PC 處理器市場,服務器芯片更像是英特爾的自家花園。IDC 的數據显示,2016 年全球銷售的服務器有 98% 採用 X86 架構芯片,而英特爾幾乎獨佔了所有的數據中心 X86 處理器。直到 AMD 推出 EPYC 處理器之後,英特爾才在這個市場有了真正意義上的競爭對手。(此外,谷歌和亞馬遜也推出了自研自用的專註於人工智能的雲計算數據中心處理器。)

  顯然,在數據中心市場過於舒適的英特爾終於感受到了競爭壓力。2018 年初,前英特爾 CEO 科再奇(Brian Krzanich)在離職前曾經對分析師表示,AMD 肯定會從英特爾這裏奪取數據中心處理器市場的份額,英特爾會儘力阻止 AMD 在這裏拿到像 PC 市場那樣 15%-20% 的市場份額。

  不過,這正是 AMD 的目標。去年發布 Zen 2 架構之後,蘇姿豐意氣風發地表示,EPYC 服務器芯片性能比當初的皓龍更加出色,很有信心拿下和皓龍相近的市場份額(AMD 在皓龍 Opteron 時代,一度在服務器芯片市場擁有高達 25% 的份額)。有趣的是,AMD 在 PC 處理器市場的份額也在 20%-25% 之間。

  最強 X86 架構芯片

  有趣的是,外號“農企”的 AMD 喜歡用推土機、壓路機、打樁機等工程車輛來命名 PC 處理器,給人一種置身工地、塵土飛揚的感覺。到了數據中心處理器,AMD 卻開始搖身一變走文藝青年路線,用意大利的知名城市來命名 EPYC 處理器,而且還是“一路向北”。前兩代 EPYC 處理器代號分別是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和羅馬,未來兩代命名則將分別為意大利北部城市米蘭和熱那亞。

  第二代 EPYC 處理器“羅馬”,是 AMD 在數據中心市場逆襲的底氣。這款處理器最高搭載了 64 顆採用 7nm 製造工藝“Zen 2”核心,也是全球首個 7nm 數據中心處理器。第二代 EPYC 7002 系列處理器可以在每個 SoC 上最多提供 64 個 Zen 2 核心。和上一代相比,第二代 EPYC 處理器性能提升了兩杯,每個核心服務器負載 IPC 性能提升 23%,L3 緩存至多增加 4 倍。

  蘇姿豐表示,第二代 EPYC(霄龍)是目前性能最為強大的 X86 架構處理器,擁有創紀錄的性能表現,而且在多種工作負載下最高可以將總體擁有成本降低 50%。對於企業數據中心,第二代 EPYC 處理器比同類產品帶來了 83% 的 Java 應用程序性能提升,43% 的 SAP SD 2 Tier 性能提升,在 Hadoop 實時分析性能也創下了行業新高。

  和以往一樣,AMD 處理器新品幾乎處處與英特爾產品進行對比。蘇姿豐明確表示,AMD EPYC 處理器的競爭力就是更加靈活、價格實惠、性能更強。EPYC 7742 處理器性能比英特爾 Xeon 8280L 提升了 97%,成本降低了 50%。

  7nm 製程技術是第二代 EPYC 處理器的最大優勢,相比之下,老對手英特爾卻遇到了 10nm 技術跳票的窘境,至少要明年才能推出 10nm 技術的數據中心處理器。這意味着,AMD 在這個賽道至少領先了一年時間,可以抓住這一時機攫取市場份額。

  構建生態是關鍵

  服務器市場的成敗,並不只由性能強勁的處理器決定,更為重要的是完整的生態平台。在重返數據中心市場的同時,AMD 就聯合了業界數十家合作夥伴。數據中心服務領域的七大巨頭微軟、百度、Dropbox、彭博社等也都旗幟鮮明地表示了對 AMD EPYC 芯片系列的支持。他們更希望看到服務器芯片行業出現良性競爭,而不是英特爾一家獨佔的局面。

  在過去兩年時間,AMD EPYC 生態系統已經擁有超過 60 家合作夥伴,已經推出 50 多個量產的服務器平台,各個細分領域的合作夥伴超過了 15 個。其中包括了技嘉等原始設計供應商,也包括了博通美光等獨立硬件供應商,還包括了微軟和諸多 Linux 操作系統廠商,更有惠普、戴爾和聯想等服務器廠商。亞馬遜 AWS 和 AMD 合作的基於 EPYC(宵龍)處理器芯片的 Amazon EC2 雲服務也已經在三個月前上線。

  在此次舊金山發布會上,AMD 請來了業界諸多合作夥伴為自己站台。谷歌宣布已經在內部架構生產數據中心環境部署了第二代 EPYC 處理器,並會在今年年寫時候在谷歌雲計算引擎上支持第二代 EPYC 處理器的全新通用計算機。Twitter 則宣布今年年內在數據中心架構部署第二代 EPYC 處理器。而惠普和聯想更宣布基於新處理器的新服務器平台今天就上市銷售。

  得益於 CPU 和 GPU 業務的增長,去年 AMD 營收同比增長了 23%。今年第一季度,AMD EPYC 處理器在全球服務器芯片的市場份額約為2%。雖然距離蘇姿豐的 20%-25% 的長遠目標還有着很長的路,但這對於 AMD 來說卻是全新的營收來源。在服務器芯片的市場上,哪怕 AMD 拿到了 10% 的市場分額,也就意味着新增 20 多億美元的營收,相當於 AMD 的年營收可以增長近三分之一。

  更為重要的是,一度幫助 AMD 走出困境的遊戲主機芯片市場已經出現需求放緩,AMD 預計今年第三季度這一業務營收或將同比下滑 20%。在服務器芯片業務上的疆土拓展,是 AMD 抵消遊戲主機芯片營收下滑的重要手段。不過,蘇姿豐表示 AMD 會在今年年底推出 7nm 技術的 Navi GPU,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索尼明年的新一代 Playstation 主機就會採用這款 GPU。

  五十年農企 AMD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 AMD 創辦的五十周年。和英特爾一樣,AMD 也是傳奇公司仙童半導體(Fairchild)的幾位工程師“叛逃”創辦的。1969 年 5 月 1 日,傑瑞·桑德斯(Jerry Sanders)帶着 8 名工程師,拿着美國銀行提供的 100 萬美元貸款,在硅谷 Sunnyvale 正式創辦了 AMD。上圖就是 AMD 當初創始團隊的奠基儀式。

  在過去半個世紀,AMD 是唯一能和英特爾展開競爭的處理器廠商,也是唯一擁有 X86 架構授權的競爭對手。在英特爾的巨人陰影下,AMD 始終保持着頑強的生命力,雖然多次陷入低谷,甚至看似前景灰暗,但卻總能靠技術創新,憑藉明星產品重新走出困境。而率領 AMD 走出最近一次低谷的就是半導體行業第一位華裔女 CEO 蘇姿豐。

  這位來自中國台灣地區的移民在 2014 年接過了 AMD CEO 的職位,至此開始了一段神奇的逆襲征途。在她接手之時,AMD 正處在幾十年來的最低谷:市場份額一度跌到了 10%,業績連年虧損,市值縮水到只有幾十億美元。但在蘇姿豐的率領下,AMD 通過業務調整,在 CPU 和 GPU 領域都重新展現了競爭力,不僅實現了扭虧為盈,更創下了股價增長十五倍的奇迹。

  得益於 2016 年推出的 Rzen 系列 CPU 和而 2017 年推出的 EPYC 處理器,AMD 股價已經從 2016 年最低點的不到 1.8 美元一路飆升到目前的 30 美元下方,市值 312.5 億美元。今年以來,AMD 股價已經回升了 50%。現在的 AMD 股價正處在過去十年最好的態勢。

  就在此次 EPYC 發布會之前,美國媒體傳出了蘇姿豐可能離開 AMD 的消息,稱她可能回歸 IBM,擔任第二號高管乃至未來接班 IBM CEO 羅睿蘭(Ginni Rometty)。不過,蘇姿豐立即在推特上轉發了這則報道,正面否認了自己要離開的消息。“這則謠言毫無根據。我愛 AMD,未來還會更好!”

【精選推薦文章】

帶您來了解什麼是 USB CONNECTOR  ?

為什麼 USB CONNECTOR 是電子產業重要的元件?

又掌控什麼技術要點? 帶您認識其相關發展及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