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智能手機制造商印度完勝

USB CONNECTOR

據外媒報道,當全世界都在翹首期盼蘋果下個月推出的新款iPhone的時候,印度人似乎並不怎麼感興趣。這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喜歡智能手機,而是因為iPhone在印度市場並不普及。

目前,印度智能手機市場成為瞭中國和韓國手機商的主戰場。在全世界很多市場上智能手機的銷量增長已開始放緩,但是印度的智能手機市場卻繼續昂揚奮進。據市場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稱,在今年7月,印度市場上出現瞭42款不同的智能手機;而在去年同期,這個數字是25款。

大多數新款手機來自於中國智能手機制造商,其中很多中國手機商已將印度市場看作是它們最重要的市場。

其中最引人註目的手機商要數小米。在去年,它搶走瞭三星長達五年的冠軍寶座,成為印度市場上最大的手機商。據市場研究公司IDC的統計數據顯示,在今年第二季度,小米已連續第四個季度成為印度頂級手機商。在第二季度,小米在印度占有29.7%的市場份額。它在印度推出瞭很多價位不高但性能不錯的智能手機,這極大地削弱瞭競爭對手的競爭力。小米發言人稱,印度現在是它最重要的市場。

IDC公司稱,在今年第二季度,印度前五大智能手機制造商有四傢來自於中國。除瞭小米外,印度市場上還有Oppo(市占比為7.6%)、Vivo(12.6%)和傳音(5%)。這些手機商再加上其他中國手機商如聯想,合計占有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三分之二的份額。而在不到三年前,中國手機商在印度市場上所占的總份額還不到15%。

與小米早些年在印度隻在網上銷售手機不同,Oppo和Vivo很早就開始用實體店進行銷售。在印度,消費者更傾向於在實體店而不是網絡渠道購買智能手機。為瞭促進其手機的銷量,Oppo和Vivo不惜耗巨資打廣告和鋪貨,並給銷售員提供獎勵。

傳音經營iTel手機品牌,擁有線上線下銷售渠道。在第二季度,它在印度市場上所占的份額增長到瞭5%。這主要歸功於它的低端手機不斷增長的銷量。該手機商總共有三個手機品牌,它在非洲幾個市場上也都躋身前五大手機商之列。

據分析師稱,這些公司之所以在印度市場上獲得迅猛發展,是因為它們顯示瞭在印度長遠發展的誠意。它們除瞭在印度不斷開設新的零售店之外,還在印度大舉投資興建生產廠和組裝廠,幫助印度創造新的工作,幫助印度中小企業創造新的商機。

這符合印度政府的“印度制造”計劃。該計劃鼓勵外國公司在印度生產產品,並提供某些稅收優惠。

例如,小米已在印度設立瞭六個智能手機生產廠。“小米的生產能力已達到瞭每秒鐘生產兩部智能手機的地步。”小米發言人說。他還補充說,該公司已在印度本地招聘瞭1萬多個員工,其中超過95%的員工是女員工。

“目前小米在印度銷售的智能手機中有超過95%的智能手機是在印度生產的。這大大促進瞭智能手機和零部件的本地化生產。而且,小米還宣佈它的首個SMT(表面裝配技術)廠,將與富士康合作,專註於在印度本地生產印刷電路板組件。”

這種合作關系讓小米避免瞭印度今年對這類零部件征收的關稅。與此同時,印度進口關稅進一步阻止瞭蘋果在印度的發展。目前,蘋果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上所占的份額很小。

中國智能手機制造商在印度的崛起還得益於印度不斷下降的數據費用。在2016年底,印度電信運營商Reliance Jio掀起瞭移動數據價格大戰,這讓智能手機變得比以前更受消費者歡迎。

Reliance Jio的介入並非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好消息。在2016年初,印度智能手機制造商Micromax、Karbonn Mobile和Lava等合起來占有大約46%的市場份額。但是,這個數字現在銳減。它們現在僅占有一位數字的市場份額。

市場研究公司Forrester的分析師薩提什-米納(Satish Meena)稱,印度是一個對價格非常敏感的市場。它的人均GDP仍然隻有1940美元,遠遠低於它的鄰國,如斯裡蘭卡。但是,印度擁有10多億人口,這對於那些希望做大做強的公司來說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市場。

而且,迄今為止,印度還有很多市場尚未開發出來。IDC公司的分析師稱,“在未來幾年內,印度仍將是全世界發展速度最快的智能手機市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在去年下滑瞭4%,而在今年也不可能會出現很大的改觀。在過去三個季度中,全球智能手機銷量也出現瞭下滑。

Forrester公司的米納補充說,對於在印度市場上謀求發展的手機商來說,這裡存在更大的發展機會:印度現有的智能手機用戶將很快會進行更新換代。而且,印度還有很大的功能手機市場,這個市場一直拒絕萎縮。

而且,美國政府對中國電子產品公司如華為不斷施加新的壓力,這也給瞭這些公司將發展重心轉移到印度的理由。

在上個月,華為在印度推出瞭售價560美元的P9手機。深圳恒通幾年前才進入印度市場,現在它也宣佈推出瞭三款新手機。一加在第二季度超過三星和蘋果,成為印度頂級高端智能手機制造商。在印度高端智能手機市場,一加占有40%的市場份額。它的智能手機售價都在400美元以上。

“印度迅速超過其他地區,成為一加最大最重要的市場。”一加印度總經理維卡斯-阿加瓦爾(Vikas Agarwal)說。他還表示,在去年,一加在印度創造的營收占其總營收的三分之一以上。

IDC公司的分析師指出,小米、一加、華為和其他中國手機商在印度市場上的良好業績有助於它們在全球其他市場上取得更出色的表現。那些能夠在印度市場上不斷發展壯大的公司,已向世界證明它們能夠應付更大更復雜的市場。

因此,對於那些胸懷全球發展夢想的手機商來說,在印度獲得成功至關重要。這不僅是因為印度市場的規模,還是因為它的發展潛力。如果在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全球最大的市場上獲得成功,那麼這些手機商就能夠獲得難以匹敵的發展規模和市場地位。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0902/295353.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中興重建序幕:手機面臨撤裁退出 all in 5G

USB CONNECTOR

不出所料,受到“美國經濟制裁事件”的影響,中興通訊2018上半年的業績可謂慘不忍睹,核心數據均為負數。

8月30日,來自中興通訊的業績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收入394.34億,比去年同期負增長26.99%。這個數字差不多相當於華為的十分之一。而在利潤上,凈虧損高達78.24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還是盈利22.93億元,同比暴跌瞭441.24%。

中興通訊表示,虧損的主要原因是支付6月12日發佈的《關於重大事項進展及復牌公告》所述的10億美元罰款,以及5月9日發佈的《關於重大事項進展公告》所述主要經營活動無法進行導致的經營損失、預提損失所致,也就是美國封殺一事的影響。

從89天的“休克”到如今恢復經營,中興通訊在快馬加鞭的回歸正軌。

8月28日上午,中興通訊在總部舉行瞭臨時股東大會。首次以CEO身份出席股東大會的徐子陽談到瞭中興通訊從恢復生產到未來實現快速增長的規劃,表示當前生產產能已恢復正常。此外,在制裁期間公司最核心的研發人員沒有任何損失,關鍵骨幹的離職數與去年和前年維持在相同的水平。

面對已預料的不堪業績,這場臨時的股東大會更像是中興通訊給投資者打的一針鎮定劑。但外界似乎更關註未來的中興通訊如何整改?還能否東山再起?騰訊《深網》獨傢獲悉,中興通訊一場史無前例的調整風暴已拉開序幕,手機業務首當其沖。

手機研發被裁 終端中國分拆

“手機業務線裁員是必然的。”就在半年業績報發佈的當天,接近中興通訊終端業務的知情人士向騰訊《深網》稱。隨後,騰訊《深網》又從相關渠道獨傢獲悉,中興通訊位於南京的研發中心(以下簡稱南研所)已經開始針對終端研發人員進行調整。

中興通訊在全球有15個研發中心,僅中國就有7個,分別設在南京、上海、成都、西安,北京、廣州、深圳。其中,南研所是中興通訊規模最大、科研實力最雄厚的研究基地,也是中興通訊的核心網、承載網、固網接入、多媒體終端和手機產品的研發基地,人數過萬人。

另一熟悉南研所的知情人士對騰訊《深網》透露,“之前已聽說南研所要裁員,說要和系統研發合並,很多人就被迫選擇瞭離開。隨後,騰訊《深網》也從南研所內部確定瞭該消息,人員優化已經開始,具體比列還在制定中。目前終端研發人員共有近百人。

徐子陽在臨時股東大會上已明確,當前公司正集中資源投入到5G建設,縮減非主航道產品投入。事實上,從過去幾年來看,中興通訊的手機業務一直在拖後腿,雖然一直在不斷調整,但成效並不明顯。

最新的調研數據顯示,在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機市場份額中,前五名分別為三星、華為、蘋果、小米、oppo,而中興已被列入“others”許久。加上此番美國經濟制裁事件的影響,在北美尚有一席之地的中興手機業務受到重創,市場曾一度傳出中興要退出手機市場,盡管官方隨後給予辟謠,但手機業務已經到瞭必須要調整的時刻。

上述人士說:“此次先從南研所開始,之後還可能涉及其他研發中心,包括國外的,我們一些海外同事都已陸續被安排回國,目前也沒有部門接收。”另一位在美國市場工作的中興通訊員工告訴騰訊《深網》,美國市場的投入已停止,手機業務處於停滯狀態,在沒有收到調整通知之前,還在努力去恢復。

據悉,除美國之外,在歐洲一些國傢中興手機也在萎縮,如俄羅斯市場,中興手機的相關人員大部分已撤離。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周剛剛結束的德國柏林IFA 2018展上,中興通訊推出瞭其最新旗艦智能手機Axon 9 Pro。這款手機隻選擇瞭歐洲和亞洲國傢上市。隨著這款手機的發佈,中興通訊主要在向外界表達,它仍在為美國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區生產手機,同時遵守與美國政府達成的的和解協議。

除瞭南研所的終端人員調整之外,騰訊《深網》也從另一可靠渠道獲悉,今年3月在中國區新成立的中興智能終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興終端中國)將被分拆。

當時,成立中興終端中國的目的,是將產品、渠道、品牌、人才等資源給予中興終端中國全力支持,對中興手機在中國市場的渠道拓展、品牌提升給予堅定的支持和持續的投入,未來目標分拆上市。

“還是因為美國事件的影響,這一計劃也隨之泡湯,終端中國也就沒有瞭存在的意義。”當時參與該公司組建的中興終端人士對騰訊《深網》說。“目前,拆分的人員還沒有確定如何安排,有說法是與“三營”合並。”“三營”是中興通訊內部多次立下汗馬功勞的運營商業務部門,早先中興手機調整之時,中國市場的手機業務由其統一管管理過,主要是面向運營商、行單市場。

CEO徐子陽提到對中興通訊終端業務的規劃時,明確瞭終端業務是中興通訊5G主產業鏈不可或缺的部分,繼續堅定投入。但也同時表示,在短期內終端業務也要做業務聚焦調整。

結合上述調整,這個聚焦某種意義上或許意味著,中興手機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將不在面向公開市場,而是轉入運營商、行業市場(諸如配合運營商的集采機型以及一些垂直行業的訂單,如安全手機、警務通之類等)。這一點,上述中興內部人士也給予瞭確認。

冀望5G恢復 資金是最大阻礙

根據中興通訊恢復生產的時間規劃,其計劃在2018年業務恢復的基礎上,2019年運營商網絡業務實現回歸正常增長軌道,繼續位列5G第一陣營地位,2020年把握5G大規模商用機遇並實現快速發展。

中興通訊把恢復冀望在5G身上,用CEO徐子陽的話來講,當前公司首要任務就是集中資源投入到5G建設。然而,今非昔比,面對授信問題所帶來的影響,中興通訊需要做好更長時間的恢復準備。

從產業研究機構Dell’Oro Group的數據來看,第二季度全球設備廠商中,愛立信的移動網絡市場份額正在上升,而三星電子超過中興通訊則躍升至第四位。愛立信和三星受益於美國需求的增長,中興通訊4月份受到打擊後跌至第五位。Dell’Oro網絡設備方面的數據通常是公認的行業內市場份額排名的基準。

DellOro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國境外,還存在一些不可逆轉的損害,也就是說,中興可以恢復運營,但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恢復業界對其的信任。”

而就在上個月,愛立信拿下瞭意大利最大的移動運營商Wind Tre公司7億美元的合同,而愛立信在這項競標中的競爭對手正是中興通訊。Wind Tre也是中興通訊與歐洲和亞洲運營商建立的眾多“戰略合作夥伴”之一,其他還包括與Telefonica、T-Mobile、Telenet、Veon、馬來西亞電信和KT等。

好消息是,國內市場的合作夥伴向中興通訊伸出瞭援手。在獲美商務部解禁後,中興迅速投入5G相關關鍵內外場測試。訂單方面,國內三大運營商分別公佈瞭一批通訊設備中標候選人名單,中興均有涉及,訂單累計超過瞭5億元。

中興通訊表示,目前研發進度已經趕上年初設定目標,5G測試進度全面趕上國傢測試進展。

一方面運營商信任恢復仍需時間,另一方面中興通訊現金流狀況並不樂觀。

2017年年報顯示,中興通訊營業收入1088億元,營業成本約為750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72.2億人民幣。今年上半年,為瞭和解美國制裁事件,中興通訊支付瞭10億美元罰金以及4億美元保證金。半年財報顯示,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由去年同期的負42億元減少瞭19.96%,至負50億元。

援引中興通訊員工對《財經》的說法,中興通訊還要支付7萬員工每個月近40億元的工資。此外,還包括之前合同訂單產生的巨大違約金。綜上所述,這勢必給中興通訊現金流帶來巨大的壓力。

為此,中興通訊此前向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請300億元人民幣的綜合授信額度,向國傢開發銀行深圳市分行申請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80億元)的綜合授信額度,合計680億元。另外,中興通訊將為9傢海外全資附屬公司提供合計不超過2億美元的履約擔保,為中興香港中長期債務性融資(包括但不限於銀團貸款、銀行授信、發行企業債券等方式)提供金額不超過6億美元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擔保期限不超過66個月。目前尚不清楚這些資金銀行是否完成授權。

但與以往授信不同,銀行現在對於中興通訊恢復生產及償還能力有所顧慮,所以授信額度審核周期都遠比以往更長。“商業銀行也有自己的考慮,所以後來銀行提出質押股權。開始中興通訊沒有同意,後來據說侯為貴同意瞭。”該人士說。

8月30日,中興通訊發佈公告公佈,決議2018年下半年擬向若幹金融機構再申請綜合授信額度。其中,人民幣授信額度合計426.50億人民幣、美元授信額度合計2.30億美元、歐元授信額度合計0.05億歐元。

對於中興通訊而言,恢復生產隻是個開始,距離回歸正軌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有些損失是無法挽回的,未來關鍵還要看決策者的決心與遠見。

註:文/郭曉峰,公眾號:騰訊深網(ID:qqshenwang),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邦動力網立場。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0903/295395.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AMD三季度營收16.53億美元 同比增長4%

USB CONNECTOR

據國外媒體報道,芯片廠商AMD公佈的財報顯示,其在今年三季度營收16.53億美元,同比增長4%,但環比下滑6%。

AMD三季度的財報在當地時間周三發佈,財報顯示,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AMD三季度的營收為16.53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5.84億美元,同比增長4%;上一季度為17.56億美元,環比下滑6%。

雖然營收僅同比增加,但其營業支出卻是同比環比均有增加。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AMD三季度的營業支出為5.11億美元,去年三季度的營業支出為4.52億美元,今年二季度為4.99億美元。

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AMD三季度的毛利潤為6.61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5.71億美元,也略高於上一季度的6.52億美元。

毛利潤率方面,財報顯示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AMD三季度的毛利潤率40%,較去年同期的36%增加4個百分點,也高於上一季度的37%。

營業利潤方面,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AMD三季度的營業利潤為1.5億美元,較去年三季度的1.19億美元增加3100萬美元,但環比減少300萬美元,上一季度為1.53億美元。

同營業利潤一樣,AMD三季度的凈利潤也是同比增加環比減少,其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的凈利潤為1.02億美元,去年同期為6100萬美元,上一季度為1.16億美元。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25/303340.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智能手機成印度制造業亮點 本土廠商崛起

USB CONNECTOR

據路透社報道,印度移動通信行業近年來蓬勃發展,其國內的智能手機制造商已經不單單依靠從國外進口廉價手機,而是設立工廠,不斷擴張,意圖打造成為全球電子制造業的中心。

智能手機制造商Lava就是印度一傢小公司,但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Modi)將其視為印度打造全球電子制造業中心的典范。

幾年前,Lava還從中國進口廉價手機,但是現在,該公司在新德裡郊區開設兩傢工廠生產設備,員工約3500人,並繼續擴張。

印度總理莫迪承諾要在國內創造數千萬個新工作崗位雖然遇到很多阻礙,但印度智能手機生產已成為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的一個亮點。

與Lava等印度本土公司一樣,包括三星、Oppo和小米在內的全球智能手機巨頭也在印度迅速擴張,還開始引入瞭零部件供應商,以及推動瞭富士康等代工企業的生產升級。

印度手機和電子協會數據顯示,在過去4年裡,120多傢新制造商在手機行業創造瞭約45萬個就業崗位,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印度制造”運動,以及一項對進口設備和零部件征收高額關稅分階段實施的計劃。

這一事實使得印度成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制造商,並且將進一步增長。

中國智能手機制造商OnePlus的印度負責人Vikas Agarwal告訴稱:“印度有機會成為全球供應鏈的主要參與者,因為其國內經濟非常強勁。”

他補充說,印度仍然需要鼓勵高價值部件的生產以及研發,“但至少我們已經有瞭一個非常好的開端。”

印度工業的興起在諾伊達(印度城市Noida)尤其明顯,這裡還是本土手機制造商Lava總部所在地。諾伊達曾經是科技外包公司的聚集地,如今,這裡各種各種各樣的公司,從生產耳機到充電器,再到高端智能手機,層出不窮。

Lava的制造主管桑吉夫·阿加瓦爾表示,在當地生產正在幫助它們降低成本,在這生產的高質量設備售價不到150美元。

阿加瓦爾說,公司大部分產品設計仍在中國進行,但公司計劃在未來幾年內將這項工作帶到印度。

他說,當地建立工廠加快瞭創新,同時也降低,甚至減免瞭稅收成本。

Lava在諾伊達不乏“大鄰居”,比如三星今年在這開設瞭據稱是全球最大的手機工廠。三星去年表示,將在三年內斥資492億盧比(合6.7245億美元)擴大該工廠的產能。

在距離三星工廠不遠的地方,印度最大的智能手機制造商之一、中國的Oppo也在建造一座大型工廠,預計很快就會開放。

多一個選項

2016年,印度總理莫迪推出所謂分階段制造計劃,旨在利用印度龐大的智能手機市場,促進當地生產。印度有超過10億手機用戶,而其中約3.8億人還沒有智能手機。

這項制造計劃不僅包括對手機征收進口關稅,還包括對手機充電器、電池和耳機等配件征收進口關稅,以及對預裝好的印制電路板等零部件征收進口關稅。

小米的許多手機都在用富士康印度南部的工廠生產,總共有6傢工廠都在生產其設備。

同樣重要的是,小米今年表示,希望其零部件供應商也能在印度開店,此舉可能帶來多達25億美元的投資,並創造多達5萬個就業崗位。

小米供應商合力泰科技已承諾未來三年在印度投資約2億美元,並計劃在2019年初在那裡開始生產。小米印度首席運營官穆拉利克裡希南B(MuralikrishnanB)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他們將在那生產相機、觸摸屏模塊和指紋傳感器等組件。

三星表示,計劃將諾伊達工廠用作出口中心,但尚不清楚其他制造商是否會效仿。

業內高管表示,要成為真正的高價值手機制造全球中心,印度仍需要一個更穩定、更有利於商業的政策體系。印度素以監管嚴厲和產業戰略突然轉變著稱。科技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副主管塔倫·塔克表示,印度還需要更好的勞動力培訓。

小米的Muralikrishnan表示,將整個電子制造業生態系統引入印度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他補充稱:“打造本地高端設計旗艦產品的專業技能,也將是當地行業邁出的一大步。”

例如,蘋果僅在印度南部科技中心班加羅爾的Wistron組裝兩款低成本手機,並未將其高端iPhone的生產轉移到此地,因為印度對蘋果的高端iPhone的需求不大,該公司頂住瞭政府要求其將更多生產從中國轉移的壓力。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25/303343.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餘承東:華為出貨目標2億臺 研發折疊屏手機

USB CONNECTOR

隨著華為Mate 20國行版的發佈,華為昨天一口氣推出瞭Mate 20、Mate 20 Pro、Mate 20 X、Mate 20 RS保時捷設計、WATCH GT和一大波配件新品。昨日18:08分,官方後續發微博宣稱,Mate 20系列在華為商城僅用瞭8秒銷售額破億,人氣火爆。

面對Mate系列帶來的如此火爆的首銷成績,餘承東表示Mate系列以往的出貨量都是千萬級別,這一次有望達到2000萬臺,等於說今年的Mate20直接讓出貨量數據翻番。

此外,餘承東還表示,未來Mate系列出貨量甚至要提升到3000萬臺、4000萬臺級別,目標還是非常遠大的。去年華為手機全球出貨量達1.53億臺,而今年華為手機全年的出貨量目標是2億臺。

目前華為手機全球市場份額保持在第二的位置,其實早在今年第二季度,華為就在出貨量上首次超越蘋果,Q3季度目前仍然領先於蘋果,看來未來最終目標就是瞄準第一的位置。

餘承東還表示,華為不關註市場份額排名,更關心用戶體驗能否做到世界第一。用戶體驗做到第一瞭,市場份額自然也就做到世界第一瞭。為瞭更好的升級用戶體驗,華為也非常註重將新技術用在手機上,餘承東透露,華為正在研發折疊屏手機,這將是華為的第一款5G手機。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29/303701.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富士通擬關閉德國電腦工廠 影響1500個崗位

USB CONNECTOR

據國外媒體報道,日本富士通日前表示,公司計劃關閉德國的一座個人電腦和筆記本電腦工廠。該工廠設在巴伐利亞的奧格斯堡,是富士通在歐洲的最後一個硬件生產中心。

富士通發言人稱,公司將盡力把部分工廠員工轉崗至不斷擴張的服務部門,但不排除會強制裁員。該公司將與工會進行磋商,就離職補償金問題達成協議。

富士通德國工廠關閉時間定在2020年,直接影響1,500個崗位,以及德國其他地區的300個崗位。富士通在德國、奧地利和瑞士的員工約有1萬人。

富士通是一傢日本信息通信技術(ICT)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技術產品、解決方案和服務。富士通雇傭約155,000名員工在超過100個國傢向客戶提供服務。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29/303704.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蘋果中國零售店“大躍進”未達預期

USB CONNECTOR

在過去十年中,中國成為蘋果公司最重要的市場,貢獻瞭高達翻一番的業務增長,蘋果也制定瞭宏大的零售店擴張計劃,不過據外媒最新消息,受到競爭等因素,蘋果在中國的零售店擴張計劃受阻,蘋果也開始進行戰略調整。

據美國科技新聞網站The Information報道,八年前,擔任蘋果首席運營官的庫克對於中國市場相當自信,他曾經對華爾街分析師表示,中國的四傢蘋果零售店的銷售收入,已經超過瞭全世界其他的蘋果零售店。

蘋果不少高管預測,到2011年底,蘋果在中國的零售店將會增加到25傢。

然而,受到消費者欺詐等影響,蘋果實現上述目標晚瞭四年,到2016年才開設瞭26傢零售店。從那以後,蘋果對中國的零售計劃踩瞭“剎車”。

據一些蘋果前員工稱,蘋果收縮中國零售店的主要原因是業務表現達不到預期,尤其是在一些小城市的零售店。

實際上,蘋果零售店在中國的困境和該公司在中國的其他巨大挑戰形成呼應。在中國,諸多廠商推出瞭高性價比的安卓手機,另外以更快的速度建設小規模零售店,導致蘋果iPhone面臨激烈挑戰。

之前,蘋果在中國區的銷售收入出現瞭多年下滑。本周四,蘋果將會發佈三季度財報,中國區營收可能獲得多年來首次增長。不過分析師表示,蘋果中國區收入的擴大並非來自於手機銷量增長,而是手機平均銷售價格上調。

“中國市場研究集團”駐上海分析師康文德(Ben Cavender)表示,十年前,蘋果手機依靠創新吸引瞭中國消費者,不過如今,中國相當多的消費者已經成為國產手機的粉絲。

康文德表示,蘋果過去推出的手機和競爭對手截然不同,消費者自然願意光顧蘋果零售店,但是到瞭2018年,人們看到蘋果產品和市面上的產品相比已經沒有太大差異。

據一些蘋果前任員工透露,蘋果正在對中國大陸地區的42傢零售店進行調整。蘋果將不再用大規模零售店覆蓋全國,一些中小城市的零售店將更多關註服務本地民眾以及遊客市場。

據悉,美國的人口隻有中國的四分之一,但是蘋果在美國開設瞭270多傢零售店,中國的蘋果零售店數量形成瞭鮮明對比。

早期的成功

今天蘋果絕大多數的消費者並不在蘋果零售店購買產品。蘋果的2017年年報顯示,蘋果28%的全球銷售收入來自於直接銷售渠道,其中包括官方商店、直營零售店,其餘的72%來自於其他零售商渠道。

不過,在蘋果過去20多年的重振過程中,直營零售店扮演瞭十分重要的角色。2001年,蘋果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一個購物中心開設瞭第一個零售店,當時,喬佈斯主要的考量是對外部零售商工作人員對於蘋果電子產品的介紹方式不滿,所以希望直接開店。

蘋果零售店逐步成為蘋果產品銷售渠道的一個黃金標準,其他零售商也開始進行模仿。每當蘋果推出新產品時,直營零售店成為一個培訓消費者的最佳場所。

蘋果並未公開零售店在各國的銷售收入,不過一位前任員工透露,在蘋果中國區的收入中,隻有一成來自直營零售店,其餘九成來自移動運營商或者電商網站。

不過,蘋果在中國的一些零售店獲得瞭巨大成功。比如北京西單的零售店收入持續增長,在2017財年超過瞭1.5億美元,其中一個因素是蘋果手機價格持續上漲。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eMarketer估計,去年,蘋果每傢直營零售店的平均收入為6200萬美元。

2008年,蘋果在北京市開設瞭在中國的第一傢零售店。據前任員工披露,當時市面上出現瞭一些假冒的蘋果零售店,因此蘋果準備直接開店,這傢零售店也引發瞭媒體關註。

前任員工透露,早期,蘋果在中國的零售店完成銷售任務毫無壓力。他們獲得瞭意料之外的巨大成功。

一位知情的前任員工透露,蘋果第一批中國零售店隻用瞭三年就收回瞭建設成本。

蘋果還曾經發生瞭因為消費者排隊購買、人潮擁擠而不得不暫時關店的事件。

蘋果在中國區的收入也快速增長,依托大屏幕手機iPhone 6,2015財年達到瞭600億美元,占到瞭全球總收入的四分之一。當時,已經擔任蘋果首席執行官的庫克甚至預測,中國遲早會超過美國成為蘋果在全球的最大市場。

開店難度

不過蘋果後來在中國擴張零售店的計劃(包括在四年內開設25傢零售店)遭遇瞭困難。前任員工透露,蘋果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確定設計方案和施工企業。

前任員工透露稱,蘋果在中國傾向於開設大規模的零售店,這進一步增加瞭零售擴張的難度。比如蘋果的大旗艦店雇傭瞭100到300名全職員工,營業面積超過瞭1000平方米。

蘋果傾向於在高檔購物中心選址,和Prada、Gucci等奢侈品牌“做鄰居”。這樣的方案使得蘋果零售店選址困難。

前任員工透露,蘋果建設和開設零售店也需要獲得各種政府部門的審批,涉及到施工許可、消防、建材進口審批等。這些審批環節也促使蘋果放緩瞭開店節奏。

據The Information報道,蘋果在中國的零售店也遭遇瞭“黃牛”倒賣的困擾,影響瞭消費者購物體驗。

在香港的蘋果零售店也催生瞭一個灰色市場,香港地區沒有增值稅,一些人員將香港購買的蘋果手機在內地轉售牟利,如果一旦銷售不暢,這些人會在14天退貨期內把手機退給香港零售店。

據報道,在中國大陸地區,蘋果零售店遭遇的退貨率也是全世界最高的,一些消費欺詐現象也讓蘋果高管在是否擴大中國零售店的問題上猶豫不決。

戰略調整

在巴寶莉首席執行官艾倫茨擔任蘋果零售負責人之前,蘋果宣佈將在2016年之前在中國開設40傢零售店。隨後,前任員工透露,艾倫茨還呼籲蘋果在其他國傢的員工,支援中國的零售店擴張計劃。

不過,中國手機市場出現瞭變化,蘋果手機的銷售開始放緩。

據前任員工透露,2017年,蘋果突然改變瞭中國零售店擴張計劃,一年之內隻開通瞭三傢新店。由於店長的崗位數減少,蘋果之前培訓計劃的畢業生流向瞭上海分支機構。2015年的管理培訓生大部分離開瞭蘋果。

一位知情的前任員工表示,蘋果過去希望在中國市場實現全覆蓋,但是他們很快意識到,這個戰略是無法盈利的,在一些小型購物中心的零售店中,消費者進來看看,但是不會購買任何蘋果產品。

據監管文件和前任員工透露,蘋果去年曾經註冊湖南長沙市零售店的法律實體,但是最近已經撤銷瞭開店計劃。在黑龍江哈爾濱開店的計劃遲遲沒有進展。

目前沒有跡象證明短期之內,蘋果還會在其他中國城市開設直營零售店。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30/304030.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一加手機美國探險

USB CONNECTOR

對於手機廠商來說,年銷售額超過600億美元的美國是全球準入門檻最高的市場,也是高端智能手機的必爭之地。

華為一直希望能打開美國主流運營商市場,2018年初,雷軍也曾說想在2018年底或2019年初正式進軍美國,但目前還未公佈進展。如今,卻是一直走“小而美”路線的一加手機成功撬開瞭美國市場的大門。

美國時間10月29日,一加手機在紐約舉辦一加6T新品發佈會,並正式宣佈與美國運營商T-Mobile達成合作;11月1日起,將在美國5600傢T-Mobile線下門店銷售一加手機。

繼中興、酷派之後,一加手機成為第三傢獲得美國運營商銷售資質的中國手機廠商。

從與T-Mobile開始談判到宣佈合作,一加隻用瞭11個月時間。這打破瞭T-Mobile歷史上談判周期最短記錄。一加手機創始人、CEO劉作虎介紹稱:“一般而言,手機廠商與北美運營商的談判周期至少需要16-17個月,甚至兩三年,T-Mobile內部覺得這已經是一個奇跡。”

劉作虎還強調:“一加在T-Mobile銷售的手機價格將近600美元,作為一個旗艦機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得到運營商的認可和認證,我們也覺得這是非常讓人驚訝的一件事情。”

10月29日,美國與一加合作的T-Mobile門店大排長隊

在美國,T-Mobile是僅次於Verizon和AT&T的第三大運營商,平均每季度增長100萬用戶,是繼Verizon之後用戶增長速度最快的公司。同時,T-Mobile也是唯一一傢在歐洲和美國使用統一品牌的移動電話公司。

此次合作的達成,標志著一加手機正式進入北美運營商合作體系,更代表著中國智能手機品牌第一次在高端價格段贏得瞭北美主流運營商的認可。

在發佈會上,一加還宣佈將與高通合作,於2019年上半年推出5G手機。高通總裁克裡斯蒂安諾·阿蒙(Cristiano Amon)表示,2019年上半年高通會有一系列針對高檔智能手機的全新應用發佈。他說:“我們相信一加手機將在5G的推廣和應用方面起到引領者的作用,我們也希望在2019年實現5G的全面普及。”

打開美國主流運營商市場

美國不僅是全球科技創新的高地,也是全球最高端的智能手機市場。研究公司Statista的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智能手機出貨量超過2億部,市場規模高達556億美元,而2018總銷售額預計將達到629億美元。

與中國手機市場不同的是,美國手機市場是由運營商主導的,Verizon、AT&T、T-Mobile、Sprint四大運營商幾乎壟斷瞭72%以上的銷售渠道,剩下少量的手機通過零售商和線上渠道開賣。

而美國運營商在選擇手機品牌時,不僅對手機質量要求非常高,而且看重該手機在美國的品牌影響力和口碑。正因如此,美國主流運營商體系中,通常以蘋果、三星等老牌巨頭手機品牌為主。

對於新成立的智能手機品牌來說,與美國運營商建立合作關系非常困難。據一加方面透露,美國運營商對手機質量要求頗高,達成合作通常分為三個階段:談判、內部測試以及接受運營商的測試,整個過程需要一年多時間。在手機上市之前,需要通過美國國傢準入認證(FCC)、第三方認證、運營商在網實測;涉及產品版本的改動,都需要重新走一遍流程,一旦出現質量問題甚至會直接進入運營商禁售“黑名單”。

劉作虎認為,一加手機能在短時間內獲得美國運營商的認可,最大的原因是產品。“T-Mobile對產品非常看重,而一加今年在美國已經是第五年瞭,已經有一個非常好的用戶基礎,並且我們的用戶凈推薦值非常高,60%的銷售都是來自於用戶的口碑推薦。”劉作虎說。

但是,應T-Mobile的合作要求,一加也在產品上做瞭一些調整。例如,在美國用雙卡的用戶非常少,在這一點上,一加和T-Mobile達成一致,最終合作款手機采用的是單卡;另外,在美國運營商定制版本預置軟件的問題,一加“基本上能不預裝的都沒有預裝,除瞭跟T-Mobile的服務強相關的,這個我們把它裝上去瞭”,劉作虎表示。

根據IDC調研機構2018年5月份對智能手機行業的最新調研數據,在美國400-600美元價位的手機公開市場中,一加占據44.3%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同時,一加在美國公開市場的銷量年增長率為行業最高。

CNBC援引行業分析師稱,這正是T-Mobile看重一加的原因之一。隨著LG等品牌在美國高端市場份額的下滑,目前美國市場的高端手機產品以三星、蘋果為主。對於T-Mobile而言,高端價位段缺少新鮮、有口碑、有品質的旗艦品牌,一加正好提供瞭這個選擇。

用低端手機沖銷量,用高端手機拼利潤,這是當下手機行業的普遍做法。中國已經是最大的手機市場,但美國市場消費能力強,有助於銷售利潤更豐厚的高端手機。不過,美國運營商主導著手機銷售渠道,要想在美國市場成功,便必須和運營商達成合作。

但是在運營商幾乎壟斷的美國高端機市場,目前中國手機廠商的建樹不多。

獵豹大數據顯示,目前美國市場上占有率前幾位的品牌分別是,中興為在美滲透最高的中國手機品牌,占有率9.27%;摩托羅拉(聯想)排名第二,占有率5.83%。除以上兩傢外,中國手機品牌在美占有率普遍較低,華為與榮耀合並占有率僅0.41%,而小米重回美國手機市場,以線上銷售為主,故暫無顯示數據。

此前,除瞭聯想旗下摩托羅拉之外,在中國手機廠商中,美國運營商與中興、酷派合作較多。

從2011年起,中興多款機型與美國四大運營商達成合作。酷派則與美國運營商T-Mobile、AT&T和Sprint等達成合作。在美銷售期間,酷派推出Rogue、Catalyst等機型,價位段集中在50美元-150美元區間。

2018年2月,小米公司高級副總裁王翔在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小米一直很重視美國市場,正非常謹慎地構建為美國消費者提供服務的資源。隨後,雷軍透露一直在考慮進軍美國市場,計劃2018年底或2019年初正式進入美國市場。2018年7月27日,小米旗艦MIX 2S正式上架亞馬遜美國商店。但目前,小米與美國運營商的談判尚未達成具體協議。

而華為與美國運營商AT&T合作以失敗告終。在失去瞭運營商的支持後,華為隻在美國的電商平臺進行銷售。目前,華為仍在美國線上市場占據一席之地。

旗艦與社區策略

2013年末,OPPO前副總經理劉作虎辭職創業,從零開始打造瞭一個全新的品牌——一加(OnePlus)。

與當前大多數國產手機品牌有所不同,一加專註旗艦機。據劉作虎此前提及的信息,2017年12月,一加在京東平臺3000-4000元價位段手機中位居銷量第一。

主攻價位段相對更高,讓一加手機在盈利方面有著基礎優勢。此外,一加選擇聚焦線上渠道,從而降低瞭營銷成本。

根據一加提供的信息,2014年,一加的營收是3億美元,在此基礎上一加的營收在過去三年實現瞭跨越式的增長。2017年,一加手機的銷量接近400萬部,全球營收翻瞭一番,接近15億美元。劉作虎也表示,一加手機在2017年超預期完成目標,其對盈利率和用戶增長方面感到滿意。

同為“小而美”的手機廠商,一加與錘子等手機品牌有著諸多相似之處:互聯網模式、有設計感、主打年輕人群。不同的是,一加的競爭對手們在感受到國內的競爭壓力後,紛紛選擇加速向海外拓展,以尋求更大的發展空間。但是,從一開始這些海外市場就是占據目前一加手機銷量大頭的市場。

不同於其他手機品牌先征服國內市場再轉戰國外,一加被認為是更重視國際化的公司,一開始就堅持國內外市場雙軌並行的策略。據悉,一加手機從第一代開始就得到瞭美國用戶,尤其是矽谷為代表的極客市場。

2014年9月,劉作虎微博公佈美國亞馬遜有將近兩千個員工購買瞭“一加1”。“一加1”推出時,亞馬遜、Facebook和Google等科技公司的員工是購買主力軍。

數據顯示,2017年,“一加5T”在發佈後的四個月內在美國市場銷售一空,而“一加5T”也是2017年Q4美國400美元至600美元價位公開市場中最暢銷的機型。同時,一加在美國公開市場的銷量年增長率為行業最高。

2017年,一加全球營收近15億美元,其中北美市場增長瞭139%,占一加在線銷售額的25%。今年5月發售的“一加6”上市三周銷量就突破100萬部,已經成為印度400美元以上價位、中高端市場的第一品牌。

據劉作虎介紹,早在2016年一加3T上市時,便有用戶在Twitter上詢問,希望一加能與T-Mobile合作,以便能在T-Mobile的渠道購買到一加產品。同時,在一加社區中,很多美國用戶也留言希望一加能與T-Mobile達成合作。一加社區的首批註冊用戶就是來自於美國。

社區經營是一加的重點策略。截至目前,一加社區註冊用戶突破500萬人,這批來自全球不同國傢、不同背景的社區用戶一起改進和優化一加的產品。

在劉作虎看來,“這是一個非常獨特、多元的社區,來自196個國傢”。社區裡面有很多專傢,很多是行業甚至是企業的經營者,他們會給一加提出很多好的建議,不僅是產品,包括公司的運營,都會寫郵件、在社區發帖。

劉作虎曾舉例表示,“一加2”曾率先在業內實現瞭USB Type C充電線,當時有個用戶在論壇提出問題,說USB Type-C數據線和適配器在本機上是可以完美使用的,但是有些非標準的電阻器可能會損傷USB配件。針對這個問題,一加迅速做出反饋。一周後,經過反復測試,一加研發同事證實瞭這個問題確實是存在,並在後續迅速做出彌補和調整。後來才知道這個論壇用戶是谷歌Pixel團隊的一名硬件工程師。

2016年3月,一加手機與《紙牌屋》第四季合作,將一加手機植入到劇情中

Lopez Research分析師Maribel Lopez指出,在美國運營商的線下店鋪獲得露出並不能保證一加一定能在美國獲得成功。銷售代表經常向客戶推薦最流行的手機,以實現最快的銷售,這往往是蘋果和三星這樣的設備。

但是,一加更年輕,更極客的消費用戶群與T-Mobile的核心人群十分吻合。 對於一加來說,獲得運營商的支持顯然更有利。

搶先佈局5G

2018年10月26日,劉作虎基於實驗室環境下的5G網絡,發出瞭一條推特。

他在推特上寫道:“向5G問好!”,並附帶圖片描述瞭一加5G項目中一系列重要裡程碑。隨後,劉作虎轉發瞭這條推特,並補充道:“這是世界上第一條5G推特。”

一直以來,一加與芯片巨頭高通合作密切。自2013年成立以來,一加手機每款旗艦機型都采用瞭高通公司的驍龍800系列處理器。與高通的合作關系,也促進瞭一加在技術和5G研發上的發展。

2016年,一加成立瞭5G項目,開始不斷在5G上投入。2017年6月,來自高通的研發團隊正式參與一加的5G項目,雙方就5G設備前端器件和架構展開瞭聯合研究。

在不久前舉行的高通4G/5G峰會上,一加聯合創始人Carl Pei也宣佈瞭一加正深化與高通以及運營商的合作,將於2019年首批發佈5G可商用手機。

10月29日,高通總裁克裡斯蒂安諾·阿蒙(Cristiano Amon)在一加發佈會上指出,美國幾乎所有的電信運營商都有宣佈建設5G網絡的相關計劃,因為5G能夠為全球用戶帶來多種好處。例如5G毫米波技術將會首先在高端智能手機進行嘗試性的應用,高通一直致力於將更多先進的技術帶給用戶,2019年上半年會有一系列針對高檔智能手機的全新應用發佈。

在2018年全球移動通訊大會(簡稱MWC)上,T-Mobile首席執行官約翰萊格爾也表示,今年在30個城市啟動5G移動網絡的計劃,並在2019年初推出首批5G智能手機,“從紐約、洛杉磯、達拉斯和拉斯維加斯開始,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5G網絡將在2020年覆蓋全美。”

在5G的合作夥伴選擇上,T-Mobile聯合愛立信、諾基亞、思科等品牌,一加尚不在此列。

但據一加方面介紹,一加已經開始積極佈局,希望能使5G一加手機成為現實,計劃最早於2019年在美國推出支持5G的手機。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31/304320.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Q3印度智能手機市場萎縮 但小米仍領先

USB CONNECTOR

10月31日消息,據印度《經濟時報》報道,市場研究公司Canalys於當地時間周二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印度智能手機市場整體銷量下滑1%,至4040萬部,主要原因是受到最近的排燈節、燃料成本增長以及匯率波動的影響,該市場第三季度的發貨速度明顯放緩。這是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第二次出現這樣的下滑。

不過,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最近表示,受節假日前強勁出貨量的推動,印度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環比增長瞭24%,同比增長瞭5%。

小米以29.8%的市場份額,鞏固瞭其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上的領先地位。2018年第三季度,該公司的智能手機出貨量超過瞭1200萬部,同比增長逾30%,並連續四個季度位居榜首。

三星第二季度的市場份額與小米非常接近,該公司第三季度的智能手機出貨量為930萬部,占據印度智能手機市場23%的份額,位居第二位。

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上,Vivo和Oppo分別排在第三和第四位,出貨量分別為450萬部和360萬部。Vivo的出貨量每年都在增長,而Oppo自有品牌的智能手機出貨量卻下滑瞭24%。

今年第三季度,印度本地手機商Micromax出人意料地重新擠進前五名,該公司的智能手機出貨量達到260萬部。這傢印度廠商本季度的智能手機出貨量是上季度的5倍,是其近年來的最佳表現。

來自恰蒂斯加爾邦政府的一項命令,強有力地幫助印度本地手機商Micromax重新擠進瞭前五。在那裡,Micromax與Reliance Jio公司將以2510盧比(合34美元)的固定價格為500萬女性和大學生提供智能手機和電信連接服務。

市場研究公司Canalys的分析師TuanAnh Nguyen表示:“Micromax的手機出貨量大幅增長得益於一股眾所周知的市場力量——愛國主義。華為、Oppo、Vivo和小米的迅速崛起,以及蘋果在中國日漸式微的人氣,就是很好的例子。盡管近期Micromax不太可能在印度市場取代小米,甚至是Oppo和Vivo,但它能擠進前五名說明印度本地手機商的戰略正在發生轉變。如果印度有更多政府機構效仿恰蒂斯加爾邦政府,那麼當地手機商將可以提高其在印度智能手機上的份額。”

今年第三季度,在印度前10大手機供應商中,有8傢實現瞭增長。這些手機供應商要麼推出瞭新產品,要麼通過新品牌和子品牌進一步實現瞭業務多元化。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031/304384.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

Fitbit兩年首次實現季度盈利 股價漲逾9%

USB CONNECTOR

可穿戴智能設備廠商Fitbit股價在美股市場周三盤後的交易中大幅上漲逾9%,原因是該公司公佈的財報顯示其在第三季度中出人意料地實現瞭調整後盈利,這同時也標志著Fitbit兩年以來首次實現瞭季度盈利。

Fitbit股價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周三的常規交易中上漲0.31美元,報收於4.73美元,漲幅為7.01%。財報發佈後,Fitbit股價在截至美國東部時間周三晚上7點(北京時間周四早上7點)的盤後交易中再度上漲0.44美元,至5.18美元,漲幅為9.30%。過去52周,Fitbit的最高股價為7.79美元,最低股價為4.23美元。

財報顯示,Fitbit第三季度凈虧損為210萬美元,與去年同期的凈虧損1.134億美元相比大幅收窄;每股虧損為1美分,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每股虧損為48美分。不計入某些一次性項目(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Fitbit第三季度調整後凈利潤為1000萬美元,調整後每股收益為4美分,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調整後凈虧損為280萬美元,調整後每股虧損為1美分。財經信息供應商FactSet調查顯示,分析師此前平均預期Fitbit第三季度調整後每股虧損為1美分。

Fitbit第三季度營收為393.6億美元,略高於去年同期的3.925億美元,終結瞭此前多年的同比下降勢頭,並超出分析師預期。FactSet調查顯示,分析師此前平均預期Fitbit第三季度營收將達3.813億美元。

這種出人意料的盈利表現反映瞭Fitbit在這個季度中采取的成本削減措施,其運營支出同比下降17%。公司管理層還強調指出,Fitbit在產品端取得瞭強勁的表現,Versa智能手表繼續熱銷。Fitbit首席執行官詹姆斯·帕克(James Park)稱,第三季度開售的新品智能手環Charge 3表現出瞭“良好的勢頭”。

在這個季度中,Fitbit的國際營收同比增長10%,主要由於公司在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EMEA)市場上的表現強勁。帕克稱,Charge 3智能手環在這個地區的需求表現“非常積極”。

對於即將到來的假期購物季節,Fitbit預計其產品組合將略微朝著健康追蹤設備的方向發生偏斜。公司管理層預計,這種轉變將可“略微提升”毛利率。

整體而言,Fitbit預計該公司第四季度的調整後每股收益將可達到7美分,高於華爾街分析師平均預期的5美分。

Fitbit一直都試圖將其業務范圍擴大到面向消費者出售設備的領域之外,尋求在更加廣闊的醫療市場上找到更具持續性的收入機會。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Fitbit在這個業務領域中一直都進展緩慢。公司管理層拒絕透露醫療解決方案業務的具體業績數據,但帕克表示,該公司在這個領域中實現瞭26%的營收增長,並將此稱為一種“重大的成就”。

帕克還說道,這種增長反映出瞭一個事實,那就是對於健康計劃和保險公司來說,疾病管理的重要性正在日益上升。“我們一直都有能力利用那種需求。”帕克在接受美國財經網站MarketWatch采訪時說道。

截至第三季度末為止,Fitbit資產負債表中的現金和有價證券總價值為6.23億美元,按周三收盤價計算在公司市值中所占比例為略高於一半。Fitbit首席財務官羅恩·基斯林(Ron Kisling)向MarketWatch表示,雖然該公司擁有充足的流動資本,但“保有投資於未來增長的機會是很重要的”。

在截至周三收盤的過去12個月時間裡,Fitbit股價累計下跌瞭23%,相比之下同期標普500指數上漲5.3%。

source:http://www.ebrun.com/20181101/304491.shtml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類